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重庆南川800亩土地建别墅村民不知情

2018-11-05 09:45:10

重庆南川800亩土地建“别墅” 村民不知情

重庆南川区三泉镇观音村群众近日反映:“800亩土地莫名其妙地失踪了!”土地怎么会“失踪”?为弄清原委,进行了实地追踪调查。  800亩地“失踪”  村民称“不知情”  一见到,任昌述、魏云忠等观音村群众就围上来。据村民介绍,观音村位于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重庆市金佛山东坡,“一片叫马水趟的800亩土地一直是村民的,现在却发现它属于‘马脑城房地产开发公司’,而且从2003年就被占了,村民对此却不知情。”  “群众是怎么发现土地被开发商占有的?”面对提问,魏云忠等村民回答说:“前几年村里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,很多土地撂荒,这几年国家免了农业税费、发了种粮补贴,本地就业环境也好了,大家纷纷返乡复垦田地,这才发现800亩土地没了。”  那么,土地又是怎么“失踪”的呢?  任昌述说,为弄清真相,村民初步调查发现,2002年,南川区国土局下属的国土整治中心,提出对村里800亩土地进行“集中整理”。然而2003年,该中心却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直接将整治好的土地以35万元的价格,转包给了时任南川畜牧局高级畜牧师的姚福吉,期限是50年。承包方虽名为姚福吉,实际上的经营者却是马脑城房地产开发公司。  “当初南川区土地整治中心是否付给村民租地费了?”对此,任昌述回答说:“村民一分钱没见,当时也不知道。”一些村民表示,据说是镇上主持签的协议,800亩地50年租费只有3.5万元,每亩地每年不到1元钱。  针对村民的反映,三泉镇副镇长蒋莉坦陈:“当时确实有3.5万元的租地费,但由镇里抵扣了村民所欠的提留款。”她向出示了2002年南川土地整治中心与三泉镇观音村和第八农业社签订的《集体荒芜土地和荒山承包经营协议》,证实了相关内容。  然而,观音村不少村民表示:“村民根本不知道这个协议。”任昌述、魏云忠等人表示,按照国家有关法规,转包集体土地,应该经村民大会表决,但广大村民根本不知情,这样暗箱操作的协议是无效的。  农用地建“别墅”  群众吁请“还地”  为求证群众反映的问题,找到2003年南川区土地整治中心与姚福吉签订的《三泉镇马水趟土地转包合同》,合同显示:为了发挥土地效益,更好地进行生产和集约化经营,甲方(南川土地整治中心)、乙方(姚福吉)就土地转包一事,经三泉镇人民政府同意达成协议。其中规定土地用途为综合性农业开发(种植业、养殖业、观光农业等)。  “先不说村民不知情,单说说明明是搞农业开发,现在为什么建成‘别墅’?明明是姚福吉个人承包的土地,为什么却在马脑城房地产开发公司手里?”魏云忠等群众质疑说,“别墅”已于一年前建好,但因为村民反对一直无人居住。  随后来到村民所说的“别墅”前,发现已盖成两栋乳白色的独立式三层楼房,面对青山,视野开阔,楼前平坦的院坝里,土地已被翻整,种植了草坪。与“别墅”相呼应,两座木质仿古凉亭十分醒目。  对此,马脑城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杨成曦解释说:“那两栋不是别墅,而是农业管理用房,本准备开办‘农家乐’,因为村民反对,项目已停下了。”  杨成曦承认,当年是他出资委托姚福吉与区国土局土地整治中心签订了转包协议。2003年曾与三泉镇政府商议,用这块地搞“农家乐”、草牧场和农产品交易市场等项目,但因种种原因没搞起来。  为平息观音村群众的不满,据蒋莉介绍,经过镇政府出面协调,马脑城公司同意出资50万元用于改善当地农户的基础设施,另外,区国土局土地整治中心转包土地的35万元也退还给观音村集体,随时可以返还给农民,但村民仍不答应,坚持要求“还我土地”。  农民权益不可“代行”  土地“变性”急需规范  针对观音村农民反映800亩地“失踪”问题,中国农村经济法研究会副会长、西南政法大学副校长刘俊表示,因为农村土地涉及农民的生存保障问题,国家相关法规严格保护农民土地承包权益,随意或私下将农民土地“变性”谋利,必须纠正。  我国土地管理法等明确规定,非本村集体人员承包土地的,要经过2/3以上村民签字同意。承包方如果转租土地,也必须经过2/3以上村民签字同意。“这好比租房者如果将房屋转租,必须经过房东同意一样。”  对照观音村土地事件,开发商转租农民800亩土地,仅仅征得镇政府同意、只有村小组(社)的盖章,显然是不行的,必须召开村民大会多数人同意签字才合法。  刘俊等专家还指出,由当地政府主导的观音村800亩土地转包合同中,规定期限为50年,这种合同是无效的。物权法明确规定土地“流转的期限不得超过承包期的剩余期限”,而当时我国土地承包期长也仅为30年。  “不管群众知情不知情,观音村的800亩土地被转租时,约定用途为农业开发,随意改变用途甚至盖楼都是违规的。”刘俊说。  近年来全国农村土地纠纷呈多发态势,大多涉及违规改变土地性质和农业用途。对此,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名誉会长包永江说,承包方“以农业开发为名头、以种粮收益为补偿标准”租赁农民土地,但却搞了房地产等商业性开发,通过土地“变性”将农民的收益切除,此风决不可长。  (据新华社重庆11月18日电)

售电公司注册
深圳积分入户
激光整平机价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